卷耳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卷耳石氏村如果这些村庄真的消失在 [复制链接]

1#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比较好         https://wap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

塞翁吟/孙承宗

云叶才生雨,楼外铁马嘶风。

报急水,小河东。

飞一箭青骢。

倚天剑破长风浪,小结画影腾空。

漫道是长杨词赋,细柳豪雄。

匆匆。脱跳荡,惊帆辔满,走躞蹀,蟠花带松。

有渝海堪凭洗恨,看今日蹀血玄菟,痛饮黄龙。

鸭江醅发,鹿岛萍开,谁是元功?

过去石氏村东南一座大石龟,村北一座小石龟,都是栩栩如生的样子。石龟应该是龙最能负重的那个儿子,名字叫做赑屃(bixi)的,镇宅镇水。若干年前,这座村庄四面水围,下坡就是白洋淀,大家的幸福安康,都捏在水王爷的手心里,大家的思想,自然会不由自主的依附神明。

也因为如此,这个村里的男人,几乎没有不会泅水的。

石氏村大西街。红磁砖绿大门门洞,就是原来石氏供销社的原址。

这是一个自然和煦的村庄,生活有一群洒脱淡泊的人们。他们不以为意的谈起自己村庄的兴衰,平静的语气就像是在讲起别人家的故事。他们说石氏村曾经作为国家的中心点,建有中学和供销社,在石(石氏)良(良村)拥(拥城)三村中俨然位处首脑,三座村庄的许多重大事件,都是在这个村庄里发生、完成。还有梅果庄这座村庄,最早是梅姓建庄,称梅庄,因为依附石氏村,被称为梅郭庄,后才改称梅果庄。郭,指的是城外围着城的墙。

石氏游乐场。

不过我还是听得出他们话语里的一些怅惘,比如说说到本村三八大集的时候,他们用应有尽有、骡马成群做了形容,还说到石氏集应该和莘桥、旧城、出岸等旧集口相提并列,其他诸如孟仲峰集、北龙化集、李果庄集算起来都是晚辈后生。

的确,一年里石氏村至今还保留有腊月二十三、腊月二十八两个集市,这两天的石氏村,极见繁荣。

石氏夜景

石氏村的来历,县志上记载是石姓于东汉永元元年建村,称石氏里,村北寺前石碑刻有“汉永元石将军里也”,后简称石氏。

。。。石氏有不少村民见过这座石碑,当年还有人蹬着它从水井里打水。也有人记得这座石碑材质非常好,割下来做砚台,做磨刀石,非常坚固耐用。据石氏村村民姚旭生先生说,石碑已经掩埋在地下,碑文内容是不是这几个字已不足考,不过,好多石氏村民都使用过写着“经子故里村”几个大字的口袋,那么据我们推断,石氏建村的这位将军,绝对存在,而且名字就叫做:石经子。

石氏村旧址,北疙瘩。

值得注意的是,石氏最初的村址并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位置,而是在如今石氏通往拥城村的第一个弯路那里,石氏村人称之为北疙瘩。据老人回忆,这是因为蝗虫灾害,迫使村庄南迁。石氏村庄的旧址,后来曾一度被国家征用,用于航天地面站,设有一个大木架子,近年来才没有了。

蝗虫灾害,能迫使一座村庄迁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是不争的事实。高阳历史上也确实多受蝗虫灾害,离我们最近的一次是在年,全县受灾面积高达36.8万亩。

宁静的潴龙河。

石氏桥

石氏村姚、陈、张、吴算是大户,另有耿、赵,李,韩,王,郭,白,孟,杨等姓氏。其中耿、李为原住民,其余姓氏都在明代自山西搬迁而来。

水乡生活是那么的令人向往,我们可以脑补这样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在潴龙河岸边的小树林里钓鱼、捉迷藏;划一条小船直入菱角淀(拥城村东称之为菱角淀),采菱角或者莲蓬;秫秸、高粱头盘成大垛,顺溜而下,运往炊烟袅袅的村庄;码头处拴着一排木船,河水拍打着船舷,悠悠地荡漾着。。。这些都是石氏人曾经度过的日子,然而,水乡生活并不完全是美好。当大水肆虐淹没了庄稼,也淹没了大家的希望;当家人们因为不能把死去的亲人送到坟地里安葬,把棺材丘在村口;当家中粮瓮见底儿,肠胃甚至生命都遭受到了恐慌。。。所以,我要说石氏村人比龙化乡其他陆地上的村庄的人更加的热爱土地。因为她们知道拥有的幸福。恐怕这也是这个村庄的人们,能涌现出太多种植好手的主要原因吧。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珍惜才能更完美的拥有幸福。

正在挖麻山药的石氏村民

麻山药大丰收。

一九九六年左右的时候,石氏村开始大面积种植花生等经济作物,并且一直延续至今。有很多种植方法是别的村庄无法比拟的,就像他们摆弄出来的土地,总拥有着别的村庄不能达到的产量。大约在二十世纪初,由本村姚立昌,李占山等人引进麻山药种植的技术,麻山药开始在这个村庄逐渐形成规模,为大家创值创收,麻山药生产基地的名声绝对不是盖的,这个村庄里的人们可说是人人皆兵,具备了麻山药从种到收十几样活计的精湛功夫。

石氏机毡厂旧址。

不过要说到石氏村的经济,有一个时期不能不提。大约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张老虎等人掀起的一股建厂热潮开始叱咤风云。据不完全统计,当时陆续出现有无纺布原料、机毡、面粉、电热毯、白洋淀酒等几个领域的十几个厂家,为当时的石氏村塑造了相当鼎盛的经济繁荣。反正我就记我小时候,骑着车子去石氏村买鞋垫的情景。

还需要着墨的是石氏村的妙药肝炎蜜丸。姚家秘传的治病良药,曾在这座村庄得到大规模生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花话,当时坐镇药厂的药剂师名字叫做姚善续,他们在附近村庄征收百草霜-----也就是俗称的锅烟子,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锅烟子还有这么美丽的一个名字,从而让我对石氏村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直觉得认为这个村庄的人们一定是生活的浪漫兮兮。

往东一点就是原来陈大河的位置,陈大河直通潴龙河、白洋淀,大队部西边就是一个简易的码头,是当时非常繁华的一个地方。

东庄儿的石碾。

过去的石氏村并不大,一条大西街和一条小西街是这个村庄最繁华的地方,东庄儿隔大陈河和石氏两两相望,大陈河从南面弯过去,把一座奶奶庙拥在怀里,再西面就是一座大水坑了,哪有现在的重峦叠嶂,新房林立?

石氏村村南有庙村北有寺,村北通往拥城的道路平时大水覆盖,水退先现土捻蜿蜒北去,形态酷似一条张牙舞爪的龙匍匐在地,无一不是在暗示石氏这座村庄颇多灵异。

郭家老坟。

潴龙河畔的树林。

石氏村东南现存一墓葬群,村人说是唐代名将郭子仪的坟墓。实话实说,当时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我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郭子仪何人?唐代著名军事家,自己首先就是一名技击高手,安禄山叛,郭子仪出,第一战大败李归仁,新店破严庄、张通儒十五万人,一战扬名。而后联回纥灭吐蕃,屡建奇功,八十四岁高龄方告别沙场,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似这样一位人物居然埋在了石氏村?

石氏旧小学。

石氏新小学。

所以,我也赶紧在网上查了查,证明人家郭子仪是葬在建陵(唐肃宗李亨墓,在今陕西礼泉县境),史书上都有记载,这是千真万确的。那么排除了郭子仪,这郭氏坟墓是谁的?为什么石氏村会有这样的流传?又说墓葬群前有石碑石龟(水来时已被冲走),排场甚是宏大,那么到底这坟墓埋葬的是那位名将王公?

石氏村历代名人中,郭姓官做的最大的应该是郭克明。郭克明,字德峻,元延佑四年(年)。因为通晓法典被选拔为中书省掾吏(掾音yuan,这是个辅佐官职。),直接辅佐平章政事赵荣仁,协助清理了太多的冤滞案件。后授职侍郎,刑部掾吏、蠡州知府等官职,年,任朝列大夫。年,任朝请大夫,济南路总管。是年病卒,追封太原侯(五等爵位的第二等)。郭克明为官廉洁、谨慎、周祥,从不为己谋私。在蠡县做知府的时候,蠡县为他设有颂德碑。郭克明善断案,曾作为钦差大臣前往江南。湖北查结疑案。所到之处,平反冤假错案无数,全活无辜者不计其数。那么,石氏村的郭家老坟,是不是这位郭青天的坟墓?我查询了太多的资料,但是毕竟手头资料少得可怜,所以只能以不敢肯定作罢,期待有关专家进一步考证。

石氏通往拥城的小公路。

石氏通往梅果庄的小公路。两条公路两侧都种有中华金叶榆,远远望去,如同太阳初生时的曙光,美丽、壮观。

石氏村当代的名人,笔者知之甚少,高阳县志上不过是张星耀一人,介绍还不过是寥寥数字。我在网上找到了张星耀的一些资料。张星耀,原解放军63军幼儿园主任。一九四八年解放大西北战役中,所带部队无一掉队,奔跑在前,先后记一等功和大功,两次出席华北军区英模代表会,被誉为全军模范。不要小瞧了这幼儿园主任,因为当时的军中干部们,没有一个想要当这幼儿园园长的。后来找到张星耀,他二话不说就应承了下来,而且一干就干了三十多年。年年立功受奖,成了北京军区的名人,从军区首长到幼儿园的孩子,都喊他老模范。他的事迹被一位宣传干事写在上,声名远播。著名作家魏巍也在他的获奖长篇小说里,对张星耀有过专门的描写章节,可见张星耀的名气有多大了。

烈士陈志、陈素的墓碑,在石氏村南。每年清明,附近的孩子们都会来拜祭英雄的在天之灵。墓碑上,清晰地镌刻着英雄的光辉事迹。

石氏村在抗日战争时期,村西建有日本鬼子的炮楼,战事却少,本村烈士大多牺牲于外县、外省,高阳县志上登录着十八名烈士的名字,他们是:陈戌、陈福元、陈秀、陈绍九、耿福生、张振山、姚夫昂、陈建禄、耿庆丰、李乾元、张大龙。王宽、李树、张立增、姚章立、姚夫、耿小、姚宝全。

石氏村通往拥城的街口。大西街西口。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就是石氏村过去的梨园、苹果园。想当年石氏村一到了秋天就是硕果累累,四处飘香。

石氏村东南的桃园。春天一到,桃花盛开,非常的美丽,为龙化一景。听说明年开始,石氏村又会开辟一大批的桃树园。

石氏小西街。这条街直通良村。

石氏中学旧址。有一段时期,石良拥的孩子们就在这里上初中,能省却奔波之苦。如今四十刚出头的石良拥的人们,回想起他们千辛万苦去北龙化中学上学的情景,都是不禁唏嘘。那时候还没有石氏桥,不是坐船摆渡,就是泅水过河,中午也不能赶回来,就是坐在教室里嚼干粮。相比较之下,现在的孩子太幸福了。

石氏晚市所在地。一到傍晚,这里就热闹起来,往往是深夜才散。

石氏旧大队。既是大队部,也是最初的高小学校所在地,还是石氏第一家工厂的所在地。如今他已经破烂不堪:

石氏街头的早晨。果子豆浆铺。自己动手倒豆浆的老人,这一幕让感觉到特别的亲切。石氏人来了又去,在这里购买早餐,言笑晏晏。

石氏菜店,已经很晚了,人们依然络绎不绝。

石氏新大队。

一座村庄之所以令人深深的怀念,是因为这座村庄储藏了祖祖辈辈不知多少人的记忆。一个胡同,一个场院,一道古墙,一棵老树,都伫立在风雨中,充满怜爱的看着我们一天天的成长。

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老于斯。

所以,无论你走出多远,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一院一屋,我们永远都不要忘怀。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得:

这里是你的家乡。

有你的乡里乡亲,

有你的所有生命记忆,

有你的爹娘。

希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石氏这座村庄被新时代的小镇所取代,还有人能从这篇文章,这些图片,找得到他们各自的童年、少年、青春,找得到所有的过往。

特别鸣谢

姚旭生先生(小名白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石氏通,民间艺术大师。他涉猎甚广,而且是不卑不亢,侃侃而谈。在他进屋的瞬间,我就被他的人格魅力倾倒。

龙腾布业总裁陈海超先生。陈先生虽然年轻,但是急公好义,侠骨柔肠。感谢他提供场所,备好香茗,所以才有了那个温暖的夜晚,我们促膝而谈,并肩走入历史的深处,悠悠然然,虽然无酒,但依然沉醉不知归路。

石氏小北街

后记:

至此,已经写完了北龙化、南龙化、孟仲峰、大教台、良村、石氏六座村庄。

这些天有支持,也有嘲笑,却很少有人了解到这其中的艰辛困难。

采访,拍照尚在其次,最要命的是资料的采集。我手头上资料少的可怜,自己也是才疏学浅,有时候,为了一个字的正确发音,都要核实很久。(没有正确的发音,电脑上根本打不出来)。比如说,元代有个官职叫中书省掾吏,掾,不念zhuan也不念chuan,而是念yuan,二声。就这个字,耽误了我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知道我们龙化乡藏龙卧虎,每个村庄都有一些了不起的人才。如果你知道你们村的传奇故事,风土人情,历史溯源,且和我抱有相同的心愿,想给我们的后来人留下一份珍贵的纪念的,请对话新鲜直接联系我。

全文完。

世界一直很

赞赏是一种动力,鼓励我一路前行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